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亚太广告_沧州亚太广告_电子版
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17|回复: 0

复婚143jrbgl

[复制链接]

12

主题

12

帖子

18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85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婚礼的那天,看着老公成一失而复得的笑脸,以及酒席上千百人的欢笑与掌声,我生平第一次由衷地感到幸福。  我要感谢老天,让成一得以在那次危难中幸存了下来。  零八年带给四川的是永远抹不去的伤痛,而我却站在伤痛的边缘,品尝着失而复得的幸福爱情。爱情真的是很自私的东西,连幸福都是这么神秘,一大群人在一起不一定会幸福,但是只要两个人日夜不分地在一起,那么就会感到幸福。  经过这一次的危难以后,我与成一的爱情似乎愈加坚固了。  以前我与成一经常吵架,常常因为看不到彼此的踪影而相互猜疑。他是个白领,成天在外忙里忙外的,也不知道在忙什么,只知道他是某装潢公司里的人。很忙,这我也理解,可是当他回到家以后,对我的关怀不但不理不睬,有时还大发脾气说我烦。在床上要睡觉的时候,我想和他那个,他总是以累了想睡觉的缘由来搪塞我,要我让他好好休息。一天两天还好吧,可他每天都一样,教我怎么能够相信他呢。我虽然只是个小学教师,但是做人起码的尊严还是有的。想当初我俩在大学认识的时候,他那追我的劲,天天写情书给我看,天天讲笑话给我听,天天拉着我的手,一起逛街,一起吃饭。那段幸福的时光,好像变成了QQ头像的灰色状态,已经下线了。我苦恼,我委屈,我猜疑,可他冷淡,冷淡不说还常常骂我。这使我终于相信,常挂在女人嘴上的那句丧气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。我宁可要爱情,也不要婚姻。受不了他的气的我,想也没多想,和他闹离婚了。那一天晚上他回来,开了门进来的时候,我就冲着他的脸嚷道:咱俩没戏了,明天一起到律师事务所里签离婚协议书吧。他先是一愣,本以为接下来会给我点关怀以及说些力挽婚姻的话,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竟会对我说出那句刺痛我心的话离就离,我还真不相信没有你,我就活不下去了。这句话,像一把尖刀刻在心上隐隐作痛,也让我更加相信我的猜测,他在外确是有女人了,因此我的离婚的决心如同磐石,次日我们便办了离婚手续。就这样,我们分开了。  我的老家在重庆,与四川靠近,平常有点什么事,两地总会传得沸沸扬扬。  2008年5月12号的那天,中午两点半的时候,我一个人郁闷地躺在床上看电视。忽地感到全身在晃动,接下来看到电视荧屏里一条一条的电波正在一闪一闪的,整个房屋仿佛是坐在车上被载着走动一样。我大喊大叫,以为地震来了,忙用被子裹住全身,只等着死亡的到来。没想没一会,房屋就不动了。我翻开被子,发现自己全身吓出了一身冷汗,遂去洗了个澡。出浴之后,我继续坐在床上看电视,我看的是四川台的一篇偶像剧,正看到高潮部分,忽地转成了新闻节目,我以为是电视机坏了,靠近一看,电视上的主持人便发话了:据本台发回的紧急消息,四川省汶川县在中午14时28分04.0秒也就是刚刚的不久,发生了7.9级,全县瞬间变成一片废墟,死亡人数不详,请有关人员速速前来施救,本台还会继续跟踪有关消息。随之跳出了画面:一片房屋变成了一堆废墟,倒塌的房屋里掺杂着血淋淋的手脚,那手脚还在动,现场一片琳琅,不堪入目。  汶川县,成一的家啊!?  就在看到画面的那瞬间,我的心像跳跳球一样跳到了生平的最高点。满脑子是成一,他会不会有事,他是不是也像那些正在废墟里挣扎的人们正在挣扎着......不敢多想,我慌张地拿起了手机拨去成一的电话号码,却传来系统女人无情的声音: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。这下我可真着急了,当时从重庆随着施救人员赶到了汶川。  快到县城的时候,我的眼睛就已经拍摄到了惨不忍睹的废墟画面,接下来又听见了紧急救护车辆的警鸣声,公路上很堵,车辆并排成了两条长蛇,平行往两个方向慢慢挪动着。  到了县城的驿站,我便下了车,往成一的家里跑去。一路跑着,一路哭着,眼帘里都是红色的血,心也痛出了血来,为着汶川人民,更为了成一,希望他没有事情。希望是不定然的事,当我看到成一家的时候,绝望了,满地的废墟,连成一的头发一根都没有见到。我像一只饿极的猫寻找着被埋在泥土里的鱼一样,用手爪不停地趴着泥土,不停地搬着厚重的石头,希望能够看到成一,哪怕是血淋淋的尸首,我也要见他最后一面。搬了很久很久,我终于看到了成一的血淋淋的脸,眼泪瞬间涌了出来,泪滴掉在了他红色的脸上,洗去了残留在他脸上的血腥。把他拉出来以后,我便去叫救护车过来了。  医院里,我守了他三天三夜,医生微笑着对我说有救了。那一句话成为了我心里的太阳,我遂跑进了医护室里。看到成一睁开了眼睛,一只手在动着,我走到他的床边去握住了他的手,他的手很冰。成一,你醒了,你终于醒了。我的眼睛里又流出了泪来,那是看到他活着的幸福的眼泪。他没有说话,一只手在我的脸上摸索着,脸上露出了微笑,他的眼角分明流淌着两股泪水,往脸颊的两边,各自垂到枕头里去。我用手轻轻地拭去了他的泪滴,他也用手拭去了我的泪滴。那一刻,我看见了爱情的骨骼,如此的透明,彻底。我爱你,梅。他的嘴在用力地说出这几个简单的字,声音虽然很虚弱,但是我听得真切,听得清晰,在我心里已经把这句话以最完美的音质录制了下来。好久没有听到那三个平常的字,像久旱逢甘雨一样,我的眼睛里再次滚烫着幸福的泪水。  一个月后,他已经昆明专业白癜风医院可以走路了,只是还有点皮外伤得在医院里再休养一段时间,不过他很兴奋很着急地要出院,他说他想和我复婚,我还是答应了。  这次的婚礼上,来的不是乡亲,来的却是那些救兵,与死亡抗争到底的勇士。他们为我们祝福为我们歌唱,我们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亲切与荣幸,原来中国的士兵也是这般热情,这般温暖。  更让我觉得幸福的是,婚礼上成一竟当众宣读了他的婚誓:  各位战士们,这次的地震带给我们县的伤痛是沉重的是巨大的,我有幸从地震里活着出来,全靠了我的老婆王梅还有你们这些英勇的战士们,现在先对你们说声谢谢。  说完他先对了众战士一个点头,谢谢你们白殿风方法白癜风医院。然后又给了我一个沉重的点头,谢谢老婆。接下来又说:  以前是我不好,我不该全身心放在工作上,而忽视了我的这位美丽的老婆。现在我再次结婚,只为了证明我是一心向着王梅的,自从她离开我以后,我的生活就没有快乐过,我也无心工作了。房屋倒下的那一刻,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她了,在黑暗里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凄凉。是王梅让我再次复活,也是她给了我再一次做丈夫的机会,在今后的日子里,我发誓,我再不会对她熟视无睹了。请战士们作证,请上天请下地请无数的亡灵为我作证。王梅,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?  当他对着我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众战士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。我也笑了起来,边笑着边流着眼泪。  众战士们都一齐呼喊:请姐姐再给他一次机会,请姐姐再给他一次机会。  我幸福地点了点头,谁知那个死不要脸的马上凑过来抱住了我当众吻我的嘴,害得我一下子变成了十七八岁的害羞的小姑娘,脸都红起来了。  自从复婚以来,他仿佛变了个人似的,对我服服帖帖的,再没有以前的神气,令我品尝到了做夫人的尊贵与骄傲。 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个三岁的儿子,儿子很懂事,常常对我说:妈妈,爸爸对你不好的话,我会替你打他的。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散文在线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